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04|回复: 0

上海导演拍的韩国片《我还有话要说》

[复制链接]

1675

主题

1688

帖子

833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36
发表于 2018-6-22 18:59: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6岁的上海电影导演应亮以杨佳袭警案为题材拍摄了纪录片《我还有话要说》,4月28日,该片在韩国全州影展上首映。此前,上海警方曾经透过一名韩国人以中国公司的名义,出价五千万欲买断该片版权,结果遭到应亮拒绝。首映前后,应亮及家人曾遭到上海警方的连番恐吓。

  杨佳袭警案在2008年曾震惊中外,据媒体报道,此案导致6名警察身亡、5人受伤。此案引起了海内外舆论的极大关注,包括刘晓原在内的多位良知律师曾主动为杨佳辩护,但是,其辩护权最终被上海警方以非法手段剥夺。为了最大程度地控制舆论,杨佳的母亲则被警方送入精神病医院,无法为儿子聘请律师。杨佳案开庭时,为其充当辩护律师的只能是官方指定的律师。

  袭警案发两个月后,杨佳被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直到案发4个月之后,杨母才被告知杨佳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了死刑。杨母曾是一位访民,因为遭受不公正对待而诉讼、上访8年之久。在袭警案之前几年,杨佳在山西旅游时,门牙曾被警察打掉。对警察执法不文明直接或者间接的感受,导致了很多人跟杨佳一样,对警察群体没有好印象,所以,袭警案发后,大多数人不是对死者表示同情,而是对杨佳表示理解。

  有关杨佳案的内幕,在中国国内媒体上难以得到全景展示,一般人只能通过海外媒体以及民间的小道消息来推测此案的真实过程以及杨佳袭警背后的真实动因。虽然官方自始至终都在封锁有关消息,并通过媒体对杨佳进行抹黑,但是,大多数人仍然相信杨佳是被逼无奈的,是敢于向恶警叫板的英雄。

  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按照古代的地域划分,祖籍河北省蓟县的杨佳也属于燕赵之人。所以,自从杨佳袭警之后,很多人都便自然发出了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的感叹,并想起了刺杀秦王的荆轲。杨佳早已成年,对于杀人偿命的道理不会不知道,他之所以只身袭警,显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在袭警案之后,杨佳的话语开始在网络上流传,其中有这样一句:“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而他解释作案动机的第一句话却是:“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辈子背在身上,那我宁愿犯法。”可见,在杨佳看来,个人的人格尊严比什么都重要。
  杨佳的父母早已离异,杨佳是跟母亲一起生活的,在这个生活压力异常强大的时代,杨母为了抚养杨佳,其中所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杨佳因为袭警而被捕,对于母亲而言,可以说是天大的坏消息,她需要承受很大的痛苦。然而,已经是很不幸的她却还要被警方送进精神病院控制几个月之久,上海警方对杨母的这种非人态度,让原本就理解杨佳的人开始对杨佳有更深的理解。

  杨佳母子生活在一起那么多年,自然有很多很多故事,在杨佳被誉为抗暴英雄的今天,很多人都希望能看一看。杨佳对于中国媒体而言,属于敏感话题之一,对于上海当局而言,就更为敏感了。应亮作为电影导演,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他之所以要拍摄纪录片《我还有话要说》,不是像其他导演那样是急功近利,而是出于一个导演的良知。

  《我还有话要说》片长70分种,并非商业电影。应亮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乔龙采访时说:“主要是从杨佳母亲的角度,希望表达我对于他母亲的心理状态,他们母子感情的一些感受,电影在将来能让更多人分享”。

  或许正是因为应亮拍摄这部纪录片并非出于赚钱的动机,所以,在巨额的版权费诱惑下,他才能不为所动。当记者问及他为何不愿意出卖版权给上海警方时,他说: “我想说的,你希望我不让很多人看,希望我改变他,我当然是不愿意,这个事情跟钱没有关系,跟钱的数量更没有关系”。应亮在中国电影界的知名度并不高,但是,从此事来看,他的职业道德水平却令其他导演难以望其项背。

  一直关注杨佳案的刘晓原律师在得知此事后,对上海警方表示了不满。他认为杨佳袭警跟警方有一定的关系,警方在办理案件中,程序上存在很多问题。上海警方称纪录片的内容跟事实不符,刘晓原认为这是警方在越俎代庖,如果片中真有这种内容,应该由那些受到伤害的警察的家属通过民事诉讼解决,警方出面要花巨资购买让人感觉很可笑。

  在中国,不仅有新闻审查,而且还有电影审查,电影审查按说是由广电部门负责,没想到,上海警方却要事先审查应亮的电影。可见,警方管闲事已经到了无处不在的地步,拆迁有警察、征地有警察、计划生育有警察,拍电影也少不了警察插手。

  应亮虽然是大陆人,但目前是香港演艺学院讲师,持工作签证,他的电影怎么都轮不到上海警方指手画脚,上海警方却对他和他的家属进行百般恐吓,这是一种赤裸裸的违法行为,然而,在这个警察特权无限的国家,大概是不会有人去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联想起杨佳母子的遭遇以及上海警方在此案前后以及应亮电影首映前后的表现,相信能理解杨佳的人会更多。

  上海警方购片的要求被应亮拒绝,这部纪录片公之于众是迟早的事情。不久以后,应亮在香港的工作签证就要到期,到时候,他还得回到老巢上海,估计,已经为此事而火冒三丈的上海警方到时候还会想方设法地对他进行**性骚扰。如果真的这样,只要消息为外界所知,声援应亮的声音应该会不小。

  杨佳的那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早已成为了名人名言,并被民众印在T恤衫,足可见得杨佳在民间的巨大影响力和感召力。而官方则不同,一直把杨佳视为杀人狂魔。从官方媒体封锁杨佳袭警案中有别于官方的消息来看,此案当中的确是黑幕重重,而上海警方希望买断纪录片《我还有话要说》再度说明了他们在此案中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事件热点|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评论网 ( 浙ICP备14006148号-3 )

GMT+8, 2018-11-13 10:59 , Processed in 0.05046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Designed by 999test.cn & 评论网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