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7|回复: 0

枫叶君:翟天临告诉我们:高学历是普通人的糟糠之妻,...

[复制链接]

2223

主题

2235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141
发表于 2019-3-2 16: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既然有假酒假药,多一个翟天临这样的假博士后也就毫不奇怪。现如今,名人的道歉越来越不值钱,所以翟天临的道歉也没人待见。值得思考的问题是,高学历对于当下的中国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枫叶君读中学的年代,因为陈景润的横空出世,中国人产生了数理化崇拜,很多人觉得,这辈子可以依靠这三板斧横扫天下。这思想不能说一点道理没有,但是有个盲点需要注意,那就是,那个年头,大家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李刚的威力。

  很快,中国人明白过来,数理化在好爸爸面前屌毛不是,最多也只能证明你在做题方面比别人机灵点。

  可是,中国人又清楚,既然咱爹不是李刚,那还是要好好学习,搞个高学历,万一能唬住别人呢?至少可以搞个一线城市居民身份证,或者找个机会,继续往社会上层走走。

  高学历一直是许多国人的梦想。但是,随着社会转型的不断深入,阶层已经开始与高学历剥离,仅仅依靠高学历想打出一片新天地,已变得越来越难。

  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读博士是一件很光彩的事,让别人称自己为某某博士应该感到很光荣。其实不然。现在,对很多来自普通家庭的学生而言,攻读博士学位已成为一件颇伤脑筋的事情。

  想想也是,博士研究生是什么?就是学生,而且很可能是穷学生。钻研学问,听着好听,可是在充斥着官僚气息的大学里想搞点研究,绝非那么容易。很多读博士的学生,其实就是教授的助手,马仔,干的是打下手的活,真等到有了点研究成果,还未必能成为论文的署名者。

  更为难堪的是,攻读博士学位的很多学生,没有固定收入,看着同龄人在社会上的进步和生活成本的日渐增高,他们的心理可以用心不在焉、身在曹营心在汉来形容。

  古代科举中,考得好的书生搞个官职不是什么难事,现在的博士研究生们则绝不敢有这种奢望。如果让那些穷博士生看到《铡美案》中的华丽转身,他们会很嫉妒,弄死陈世美的心都有。

  陈世美家境贫寒,与妻子秦香莲恩爱和谐。十年苦读,陈世美进京赶考,中状元后被宋仁宗招为驸马。皇帝的女婿,这本身就是旁人不敢企及的“级别”,这个书念得绝对超值。

  事实上,中国的学子是逐渐意识到读书、获得高学历,已经很难改变自己的境遇。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很难说清楚,但是有一个大致参考系,即,当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后,当掌权者和有钱人日益融合,甚至难分彼此的时候,靠读书改变命运,就已经越来越显现出悲壮的色彩。

  这里,不能不提到一个每每想起,总会令寒门子弟感到肝儿颤的人物,《人民的名义》中的汉东省公安厅长祁同伟。出身贫寒的祁同伟曾是优秀学生,高书记在汉东大学执教时的得意弟子。可是,在权力面前,在权贵面前,在出身高干家庭的妻子梁璐面前,祁同伟总是有一种无力感。

  在读书会上,京州市公安局长赵东来告诉陆亦可,侯亮平从祁同伟那里借过一本书,其中的一篇《天局》是祁同伟最喜欢读的,小说主人公浑沌不服命运,以自己为棋子,跟神仙下棋,以生命为代价,最终胜了神仙半子。陆亦可说,这代价太高了吧?赵东来说,不敢赌的人,就没机会赢。

  赵东来娓娓道来,语气很平静,但是,在我听来,“胜天半子”这四个字却是惊心动魄。这个“天”是什么?是权力,是权贵,是等级森严的社会。而在祁同伟看来,自己的奋斗无异于同神仙下棋,他没有选择,即使赌上生命,也要“胜天半子”。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说法。寒门子弟更是对此深信不疑,因为他们两手攥空拳,如果要挣到点金,抱回点玉,只能靠读书。其实,他们心里清楚,有人生下来就在黄金屋里,身边就有“颜如玉”,对于这些人来说,寒窗苦读是别人获取少量晋级门票的途径。

  每到有官员坠楼,总有报道说他们抑郁了。其实,调查显示,攻读博士的寒门子弟中才是抑郁的集中地,他们中的许多人面对着两难选择:硬着头皮学下去,觉得前途渺茫;如果放弃,又觉得对不起父母多年的供养。他们恨不得将自己全部的知识立刻变现,可是,这个社会中,知识和高学历已经与财富没有了必然的联系。

  高学历成了他们的糟糠之妻,要陪他们过苦日子,苦日子什么时候是头,还为未可知。

  可是,高学历毕竟是好东西,当有权和有钱之后,它毕竟是个长脸的好东西。谁不想要个好听的名头呢?博士,博士后,这都等于往脸上贴面膜,给自己美容。君不见,这些年来,很多政府官员拿到了博士学位,有钱的老总们弄个高学历也不是什么难事,连翟天临这样的明星也成了博士后。

  糟糠之妻是娶来同舟共济,一起过日子的。这是高学历对普通人的意义。那么,有权者,有钱人,还有像翟天临这样的人,高学历对他们来说没有半点糟糠之妻的成分,而是让他们开心,满足他们虚荣心和某些其他需要的情人。

  为什么说高学历是普通人的糟糠之妻?因为你要为它拼尽全力,能否苦尽甘来还是个未知数。而高学历对权贵和富人来说,则完全是可以用钱摆平的,尤其是当今,中国的很多大学已经把文凭看成了商品,出一些名不副实的博士和博士后也就再自然不过。

  翟天临的“学术不端”绝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这个大帽子他一个人根本顶不起,该谁来顶,相信人们心里清楚。只不过翟天临无意中成了某类人的代言人,让普罗大众看得更清楚,在某些人眼中,莘莘学子依靠苦读试图改变命运的努力,其实只是一个笑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评论网 ( 浙ICP备14006148号-3 )

GMT+8, 2019-3-20 19:48 , Processed in 0.060185 second(s), 21 queries .

法律声明:本站所有新闻评论,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X3.4 & 评论网

© 2006-2013 评论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