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切换到宽版
搜索
快捷导航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网

查看: 25|回复: 0

枫叶君:真胖假胖?皇帝的新装及其他

[复制链接]

2412

主题

2426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068
发表于 2019-8-8 00: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年春节,枫叶君回国探亲,其间抽时间去北京看望了老同学。当见到当年意气风发的S总时,见他身形消瘦,比读书时似乎更为地球减了负。于是问另外的同学,他生过大病?答,没有,他每天都坚持锻炼。我这才想起,S总时常在朋友圈发跑步计数截图。于是心中释然。

  事后脑子里总在琢磨:为什么开始会觉得他太瘦?甚至联想到生病?其实,S总这些年一直保持标准体重。想来想去,觉得唯一的答案是,不是S总太瘦,而是身边很多人已经发胖,有些大大超重,那些超重的人,在自己的脑子里成了“正常人”。

  正常的被当作不正常的,不正常的被打上正常的标签。“白天不懂夜的黑”不算什么,把夜当成白天才是最可怕的。

  不过,有时男人也会被误认为是女人,比如,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少年安徒生在裁缝铺学徒时,工友都以为他是女的,据说还脱下他的裤子检查过。

  十四岁时,因为拥有出色的女高音,安徒生被丹麦皇家剧院聘用。不幸的是,他很快变声,女高音不复存在。别人安慰他说,你有诗人气质。安徒生把此话当真,开始勤奋写作,后来竟真的成为一名作家和诗人。

  安徒生的童话作品很多,《皇帝的新装》是其中很著名的一篇。读《皇帝的新装》,你会叹服安徒生的睿智,会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有无数安德森,却只有一个安徒生。

  当两个骗子向皇帝呈上那套“新装”时,骑士们说,一点也不错。其实,“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因为实际上什么东西也没有”。

  当脱得光光的皇帝穿上“新装”,在镜子前旋转扭腰时, 大家都说:“上帝,这衣服多么合身啊!式样裁得多么好看啊!”,“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这真是一套贵重的衣服!”

  当皇帝在华盖下裸奔时,人们继续赞美:““乖乖,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裾是多么美丽!衣服多么合身!”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一个小孩子最后叫出声来。这是作品的高潮,至此,皇帝的“智慧”与“新潮”彻底破产。

  在安徒生的童话中,小孩子胜出了,因为人们都接受了他的观点,认为皇帝“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既然已经一丝不挂了,皇帝唯一能做的就是硬撑下去,但是他内心知道,童言无忌的小孩子道出了真相。

  这是美好的结局。而现实恐怕很难这般美好,如果将小孩子封口,盛大的游行就可以继续进行,大臣、骑士以及沿途围观的人们就会继续夸赞皇帝的新装。

  大家这样做,除了像安徒生所说的,“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这样就会暴露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还有一个好处,安全。《皇帝的新装》写得很好,但是安徒生无疑忘了告诉读者,孩子,你冒险了。

  撇开风险,至少很多人会认为,这个小孩子太另类,在大家都在附和他人,赞美新装,假装聪明时,他却勇敢地向众人表示,我是“愚蠢”的。

  在枫叶君读书时,辅导员是个农村出来的凤凰男,上海读书数年并没有改变他身上的小农意识,尤其是对溜须拍马极为热衷。他自己拍领导马屁,同时又要求学生们对他毕恭毕敬,说出的话要满足他的虚荣心,让他舒服到脚趾之间。

  国人的四周是拍马屁的沃土,大学校园自然也不例外,但是总有不愿意低眉顺眼的,于是这少数同学被边缘化,而类似于安徒生笔下的骑士、大臣和假装聪明的围观者的那些学生,反倒成了这位辅导员眼中的好学生。

  正常学习、生活的学生,成了不正常的人,而时常说奉承话、揣摩辅导员心思的溜须者则成了人才。

  官场更是如此。在曾经大火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达康书记赢得很高的人气。其实,剧中的李达康过得并不滋润,身为汉东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他有远大抱负,想有一番大作为,他廉洁自律,说“京州市委书记不和任何商人做交易”,拒绝利用手中权力给妻子和老同学开方便之门。

  这样的达康书记形象够高大吧?可是,剧中某人一句台词点出了他的实际处境:“在京州,李达康就是孤家寡人。”

  的确,当你看到回到家后的达康书记的那种孤寂神情,以及只有保姆给他一点照顾时,你就知道,与京州的很多官员相比,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高级干部是多么无助。

  戳破皇帝虚伪的小孩子,不愿溜须拍马的大学生,想当一名正义无私的人民好官的达康书记,在现实中,他们都是孤单的。在《人民的名义》中,连妻子最后都与李达康分道扬镳了。

  仔细观察周围不难发现,那些正直、善良的人,往往活得非常艰难,无论他们为民为官,总之,他们常常与周围环境极不协调,他们主持的是正义,采取的方法是正当的,但是却往往不是碰壁,遭遇种种阻力,就是受到冷遇,或者干脆成为“会混”的人们揶揄的对象。

  对他们而言,成为安徒生笔下受到肯定的小孩子,以及像达康书记那样升至省委领导,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当我们以为一个体重标准的人生过大病,把一个清廉的高官看成老古董甚至怪物时,那只能说明,这个社会的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人们的是非观和价值观需要重新审视。




上一篇:郭松民:一评《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什么是“烟熏装朋克小魔头”?
下一篇:申鹏:《封神》中的“通天教主”,到底有什么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评论网

GMT+8, 2019-8-18 15:00 , Processed in 0.071471 second(s), 34 queries .

法律声明:本站所有新闻评论,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X3.4 & 评论网

© 2006-2013 评论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